般若心经。 心经_心经全文注音及解释

《心经》硬笔书法作品欣赏

般若心经

一、此版本为译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是,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行深般若波罗蜜时,照见五阴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弗,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 何以故?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如是。 舍利弗,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空法,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菩萨依般若波罗蜜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离颠倒梦想苦恼,究竟涅盘。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是大明咒、无上明咒、无等等明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比喻宇宙万物大自然之间的规律与特质,约略相当于中国传统文化指称的道与广义的命。 可联想比如蜜蜂采花酿蜜,能融合众多不同来源成分而归纳为一。 一方面表示内容所探讨的主体重心,另一方面也表示全篇内容的重要性。 代表前人走过的路途、独特而深入的经历或见解,借口述语言或文字记载来传承后世,以供人们做为参考指引。 观 自 在 菩 萨。 行 深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时。 照 见 五 蕴 皆 空。 度 一 切 苦 厄。 舍 利 子。 色 不 异 空。 空 不 异 色。 色 即 是 空。 空 即 是 色。 受 想 行 识。 亦 复 如 是。 舍 利 子。 是 诸 法 空 相。 不 生 不 灭。 不 垢 不 净。 不 增 不 减。 是 故 空 中 无 色。 无 受 想 行 识。 无 眼 耳 鼻 舌 身 意。 无 色 声 香 味 触 法。 无 眼 界。 乃 至 无 意 识 界。 无 无 明。 亦 无 无 明 尽。 乃 至 无 老 死。 亦 无 老 死 尽。 无 智 亦 无 得。 以 无 所 得 故。 菩 提 萨 埵。 依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故。 心 无 挂 碍。 无 挂 碍 故。 无 有 恐 怖。 远 离 颠 倒 梦 想。 究 竟 涅 盘。 三 世 诸 佛。 依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故。 得 阿 耨 多 罗 三 藐 三 菩 提。 故 知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是 大 神 咒。 是 大 明 咒。 是 无 上 咒。 是 无 等 等 咒。 能 除 一 切 苦。 真 实 不 虚。 故 说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咒。 即 说 咒 曰。 揭 谛 揭 谛。 波 罗 揭 谛。 波 罗 僧 揭 谛。 菩 提 萨 婆 诃。 灭谛中提及,为了阐释涅槃的内涵及意义,佛陀更深入说明空性之理。 第二转无相法轮,借由对空性的认知,证明烦恼是可以断除的,从色法到一切遍智空,一切法皆无自性。 有些论师不了解甚深空性,佛陀便对无自性再做解释,第三转善分别法轮的《》、《》、慈氏菩萨的《相续本母经》,详细说明心的体性是惟明惟知,具有原始自然之光明。 《》及诸部般若,为在二转无相法轮时所宣说,乃中之深法。 因为解了空性贯穿三乘,故解空被称为三乘之母,诠释它的般若经亦称为母般若。 《》即是《大般若经》的心髓,全部般若的精义皆设于此经,故名为《心经》。 佛说《心经》的缘起,是在灵鹫山中部,为诸菩萨声闻弟子所围绕,当时观自在菩萨正在观修般若波罗密多、专注思惟观修而照见五蕴皆自性空。 心经主要内涵是与观自在菩萨有关空性的问答。 佛出定后,认可菩萨所说,欢喜赞叹。 心经内涵可分两种,显义与隐义。 显义为观空正见,为龙树菩萨的《中论》所阐释。 隐义则为现观道次第,间接显示空性所依的有法,为弥勒菩萨所造的《》所诠释。 有学者认为《心经》经文结构之来源,大部分出于《大般若经》第二会观照品第三之二,即《大品般若》习应品第三)。 咒文则出于《佛说陀罗尼集经》第三卷,般若大心陀罗尼第十六。 故《心经》是出自《般若经》的精髓,附加密咒真言,同时奉请观自在菩萨为其说法主,才完成现今《心经》组织的型态。 《》中所开示之般若法门是专为已发之众菩萨们所宣说的。 其最重要的观念在于以空性智慧觉悟诸法实相 即一切外在事物的名相,皆是自心的虚妄分别而已 ,既不体证、进入涅槃而自愿生生世世轮回生死救度众生,其行为看似有违一般所认知的脱离轮回观念,而实际上这才是《大般若经》开悟菩萨的主旨所在。 因为以慈悲喜舍之心平等救护一切众生才是真菩萨行,而自己逃离却弃众生于不顾则有违菩萨自度度他之初衷誓愿。 此即表示若离开对众生的慈悲济度,则一切修行的意义则大打折扣,不能最终成就无上菩提正果。 相关版本 中国历史上,至宋朝为止,可考的至少有11次汉译,现存9本。 其译本内容约有20处与今日所见的梵文本不同。 唐代义净的汉译本,在咒语后有一段不同一般译本、独有的流通分,描述读经的功效。 有些学者认为此版本可能是玄奘汉译本的误用,因此《大正藏》未收录,但日本存有此本的抄本。 依藏文本汉译的有: 《大内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清康熙据西藏番字旧本译。 依此版本,御制《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藏满蒙汉对照版,雍正元年十二月初八日制成。 1948年贡噶呼图克图于上海依藏文本作汉译本《薄伽梵母智慧到彼岸心经》。 1994年方广锠依《敦煌遗书》的《心经》异本作修订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白石真道曾将此本还原成梵文。 房山石经藏不空汉字音译本。 福井文雅曾将此本还原成梵文 房山石经藏慈贤汉字音译本。 《玄奘感观音亲授记梵文心经》,此本引自愣严解冤释结道场仪,为明清时期云南阿咤力僧常用之科仪,不为历代《大藏经》所收,底本藏于云南图书馆 藏文本 唐贤首法师法藏撰 夫以真源素范。 冲漠隔于筌罤。 妙觉玄猷。 奥赜超于言象。 【注】《显正记》云。 真源二字。 即正指实相般若。 为所观理体也。 真即真实。 源即是喻。 由此实相。 本非伪妄故。 素范者。 谓此理体。 惑不能染。 故曰素。 轨生物解。 任持自性。 故曰范。 法以轨持为义故。 此叹理体之德也。 冲漠者。 漠谓沙漠。 谓此理体竖穷三世。 故曰冲。 《圆觉疏》云。 过去无始。 未来无终。 横遍十方。 喻之沙漠。 无有涯畔。 此显理体之量也。 下示理体离过。 故曰隔于筌罤。 犹绝也。 筌能捕鱼。 罤能网兔。 故《周易》云。 得兔忘罤。 得鱼忘筌。 今借筌罤喻言教。 鱼兔喻理境。 见真理者须忘言教。 犹得鱼兔者须忘筌罤也。 夫真理虽假文字诠显。 而真理之体本非文字。 《佛顶经》云。 妙性圆明。 离诸名相。 《般若经》云。 总持非文字。 文字显总持。 既体绝文字。 故云隔于筌罤。 妙觉二字。 正指观照般若。 为能观智体也。 以此智体。 言思罔及。 故曰妙。 灵明鉴照。 故曰觉。 玄猷者。 玄即幽玄。 即总指此智之体是幽玄之极之道也。 然道有二义。 一,因义。 无量果德。 非智不证故。 二,能通义。 始自凡夫。 皆由此智到极果故。 即总名猷。 此叹智体之德也。 奥赜者。 即竖深之意。 显非权小之浅智。 故云奥赜。 以竖该横。 但标奥赜。 此显智体之量也。 谓语言。 当其义也。 夫语言义相。 皆由分别。 今此观智。 体非分别。 故超言象也。 《周易》云。 得象忘言。 得意忘象。 《连珠记》云。 真源者。 即实相般若。 无相真如也。 清凉释《刹那际三昧》云。 即穷法真源。 谓穷彼刹那。 时相都寂。 则刹那无际。 由达清静真如。 本无相故。 素范者。 素表无瑕。 范持自性。 谓体若冰霜。 性犹珠玉。 在烦恼泥不改贞白。 如如体中。 过恒沙染法。 皆悉空空无所有故。 冲曰深玄。 漠言广远。 即观照般若。 清凉云。 离觉所觉。 而尽觉故。 奥赜者。 谓般若渊海。 深而不可极也。 大论云。 智慧大海。 惟佛穷底。 虽真俗双泯。 二谛恒存。 空有两亡。 一味常显。 【注】《显正记》云。 言真俗双泯者。 真即真谛。 一体无殊。 俗即俗谛。 万境有异。 今明真即俗。 故真亡。 俗即真。 故俗亡。 互夺两亡。 名为双泯。 二谛恒存者。 俗即真。 故真在。 真即俗。 故俗在。 相亡互在故曰恒存。 即显而隐故双泯。 即隐而显故恒存。 隐显同时。 唯一实相。 般若为所观境。 所观之境即存亡不二。 能观之智亦隐显同时。 言空有者。 空即照真。 是如理智有即照俗。 是如量智。 真境无相。 智照名空。 俗境万差。 智观称有。 今以空即有。 故空泯。 有即空。 故有泯。 故曰两亡。 一味者。 总结存亡。 不二唯一。 观照般若。 为能观之智。 体非生灭。 故曰常显。 《连珠记》云。 以空假皆中。 色空无寄。 方为此经所宗第一义谛之真空故。 《会要》云。 以色即是空之空为真谛。 以空即是色之色为俗谛。 言双泯者。 色即空。 故色泯。 空即色。 故空亡。 言存者。 谓即空之色。 色虽泯而其相宛然。 以相常存而即泯。 故泯而恒存也。 即色之空。 空虽泯而其性不失。 以性恒存而即泯。 故泯而常在也。 又色即空而空存。 亦空即色而色存。 以相,即,同时故存,泯,齐立。 空,有,等者。 真谛故空。 真空也。 俗谛故有。 假有也。 亦由相即故双亡也。 空非异有之空。 有非异空之有。 色空不异。 水乳无分。 故曰一味。 《法界观》云。 菩萨见空莫非见色。 见色莫非见空。 以二谛互融。 故事理无阂。 体即第一义真故。 令悟二谛中道故。 此二不二。 存泯同时。 无性故缘生。 空亡也。 缘生故无性。 有亡也。 空有俱亡。 为一味法。 肇公曰。 此直辨真谛以明非有。 俗谛以辨非无。 岂以谛二而二于物哉。 玄镜云。 约融二谛义。 初,会色归空。 明俗即是真。 二,明空即色。 显真即是俗。 三,色空无阂。 明二谛双现。 四,泯绝无寄。 明二谛俱泯。 然色是有中之别称。 通是空有二门耳。 良以真空。 未尝不有。 即有以辨于空。 幻有未始不空。 即空以明于有。 【注】《显正记》云。 意谓前说真俗不二者。 实由真谛之空。 常自随缘成俗谛有。 未曾间断。 古云未尝不有。 既全空成有。 反知有即真空。 所以前说即俗是真。 故云即有以辨于空也。 俗谛之有。 从缘无性。 即真谛空。 未曾有实。 故云未始不空。 既全有是空。 反知空即幻有。 所以前说即真是俗。 故云即空以明于有。 《连珠记》云。 前科二谛圆融。 空有一味者。 以幻有真空无二为中道故。 清凉云。 由无性故空是空义。 缘生故空。 是空之所以(所以即是因缘。 由从缘生。 所以无性。 故缘生无性。 是空之所以)。 既是从缘生无性故空。 故曰真空。 而又不待坏彼差别法体。 然后方空。 是故真空未尝不有。 又即此有法缘生无性。 便名真空。 故云即有以辨于空。 言幻有者。 缘生故有是有义。 无性故有是有之所以(特由无定性故。 方始从缘而成幻有。 故无性是有之所以)。 既是从缘无性之有。 则此有常无自性。 故幻有未始不空。 又即此无性举体从缘而成于有。 故云即空以明于有。 有空有。 故不有。 空有空。 故不空。 【注】《显正记》云。 有空等者。 上俗谛之幻有。 是即空之有。 体不异空。 故云不有。 此结上即俗之真也。 空有等者。 上真谛之真空。 是即有之空。 体不异有。 故云不空。 此结上即真之俗也。 所观既然。 能观亦尔。 《连珠记》云。 有空下。 即于幻有真空之上。 各显一中道义也。 初言有者。 指幻法自体。 即幻有上非不有义也。 次言空有者。 谓此幻法从缘无性。 即空之有。 是空家之有。 故言空有。 故不有者。 以其举体全空无所有故。 即幻有上非有义也。 非有非不有无二。 是幻有义。 《大品》云。 诸法无所有。 如是有。 故非有非不有。 名为幻有。 次云空者。 指真空上非不空义也。 言有空者。 谓此真空是缘生无性之空。 即有之空。 是有家之空。 故云有空。 故不空者。 不待灭缘生方为空。 故全有之空是不空。 指真空上非空义也。 非空非不空无二。 是真空义。 空不空不可得。 名为真空。 《中论》云。 无性法亦无。 一切法空故。 《小钞引清凉疏》云。 幻有即是不有有。 真空即是不空空。 不空空故。 名不真空。 不有有故。 名非实有。 非空非有。 是中道义。 不空之空。 空而非断。 不有之有。 有而不常。 【注】《显正记》云。 言不空等者。 显上真空是即有之空。 空若离有。 即是断空。 今既不尔故云不断。 不有等著。 显上幻有是即空之有。 有若异空。 即成常有。 今既不尔。 故云不常。 《连珠记》云。 言不空等者。 即无性故空。 缘生故空。 为真空也。 清凉云。 显正也。 空而非断者。 非无见断见之空。 清凉云。 拣非也。 断见之无。 是定性之无。 定无则著断。 今缘生故空。 非是定无。 无性故空。 亦非定无。 定无者。 一向无物。 如龟毛兔角。 今但从缘无性。 故非定无。 是故空而非断也。 不有之有者。 即无性故有。 缘生故有。 此二种有。 并非常见之有。 常见之有。 是定性有。 今从缘无性之有。 非定性有。 显是幻有。 显正也。 既非定性之有。 故曰有而不常。 拣非也。 则是真空妙有。 离断常之中道也。 清凉云。 缘生无性故空。 则非无见断见之空。 为真空也。 无性缘生故有。 则非常见有见之有。 是幻有也。 肇公云。 性常自空。 故谓之性空。 法性如是。 故曰实相。 言不有不无者。 非有有见常见之有。 邪见断见之无耳。 玄谈云。 虽空不断。 虽有不常。 此即中论及智论文。 且约空为真谛。 有为俗谛者。 空是即有之空。 故虽空不断。 斯则即俗之真也。 不同始教。 如龟毛兔角。 方说名空。 虽有不常者。 有是即空之有。 故此有非常。 斯则即真之俗也。 若有定是有。 便堕常见。 故《中论》云。 定有则著常。 定无则著断。 是故有智者。 不应著有无。 非断非常。 即是中道。 然统其要归。 则会通二谛。 以真谛故无有。 俗谛故无无。 真故无有。 则虽无而有。 俗故无无。 则虽有而无。 虽有而无。 则不累于有。 虽无而有。 则不滞于无。 不滞于无。 则断见绝息。 不存于有。 则常见冰销。 四执既亡。 百非斯遣。 般若玄旨。 斯之谓欤。 【注】《显正记》云。 四执者。 空有断常。 但计一种。 故名四执。 又一异有无。 各有四句。 随计其一。 亦名四执。 言百非者。 起信于一异有无等四句明之。 亦一亦非一。 非一非非一。 为一四句。 异等例此。 共成十六。 又过,现,未来,各有十六。 成四十八。 又已起,未起,各四十八。 并根本四。 都成百非也。 今疏意但不生分别。 寂尔亡怀。 情执自除。 过非斯泯。 故云四执既亡。 百非斯遣。 般若二字。 正指此经。 亦旁该广部。 玄妙旨趣。 理极于此。 故云斯之谓欤。 语辞也。 《连珠记》云。 四执亦云四谤。 定有者。 增益谤。 定无者。 损减谤。 亦有亦无。 相违谤。 非有非无。 戏论谤。 执四句故皆成谤。 般若离四句。 不可以有无取。 故四执既亡。 即成四德。 《小钞引圭山》云。 会色归空。 无增益谤。 明空即色。 无损减谤。 色空无碍。 无双非戏论谤。 泯绝无寄。 无双亦相违谤。 四谤既无。 百非斯绝。 已当八部般若无相大乘之极致也。 清凉云。 今显初门具德四句。 一,真如是有。 二,真性是空。 三,真如亦有亦空。 四,真性非有非空。 一重四句中。 更有四重四门。 然执著成见取。 成四谤。 若能不住。 无分别智遍入四句。 则远离四谤。 不滞空有。 何行不成。 即有之空。 方为具德之空。 即空之有。 方为具德之有。 又随一句必具余三。 若随阙者则非具德。 为法之相。 不出有无。 设非有非无。 若有此者。 亦不出有。 若无此句。 亦不出无。 但遣有无。 万法斯寂。 《起信钞》云。 一异有无等各一四句。 共成十六。 又过,现,未来,各有十六。 成四十八。 又已起,未起,各四十八。 共成九十六。 并根本之四。 都成百非。 若以论下文真如自性。 非有相。 非无相。 非有有相。 非无无相。 非有无俱相。 例非一相非异等十句此十句一一能生十使烦恼。 亦成百非。 百非斯遣者。 百非非非。 千是非是。 非百非。 背千是。 非非中中。 皆背天天。 演水之谈。 足断而止。 审虑之量。 手亡而住。 可谓般若二谛中道之大宗也。 《释摩诃衍论》云。 百非非。 非非百。 非非非。 谓以非非非去其非。 故无非也。 《会要》云。 此之空有。 与肇论有无不同。 彼论有无。 随世计说。 相因而生。 故论云。 若以有为有。 则以无为无。 《密严经》云。 要待于有法。 而起于无见。 如见牛有角。 计兔无角等。 二谛收之。 但俗谛耳。 《仁王经》曰。 若取著一二。 若有若无。 即世俗谛。 此云即有之真空。 即空之幻有。 与彼遍计所执有无之理居然异也。 若历事备陈。 则言过二十万颂。 若撮其枢要。 则理尽一十四行。 【注】《显正记》云。 若历下叙能诠。 上叙所诠。 既当实相观照二种般若。 今叙能诠。 即是文字般若也。 般若广部六百卷。 总开八部。 谓大品小品等。 其中所说始自色心。 终乎种智。 八十余科。 今显其广。 故云二十万颂。 枢即门臼。 喻其要也。 以一总多曰要。 理即义理。 古来经文。 皆以十七字为一行。 故今经但有十四行也。 《连珠记》云。 若历等者。 谓历色心等事。 备陈正理。 则有八部二十万颂。 枢谓门枢。 尔雅云。 制扇以柎。 门傍曰枢。 以况八部所诠顿实之旨。 斯经尽之。 撮其枢要。 理尽一十四行。 《会要》云。 二十万颂。 属六百卷大部。 西域法以颂定数三十二字为一颂。 一颂为一数。 故大部该二十万颂。 是知铨真之教。 乍广略而随缘。 超言之宗。 性圆通而俱现。 【注】《显正记》云。 教铨真理。 故曰铨真之教。 所叙或广或略者。 由机有利钝。 利者闻略说则悟。 钝者闻广说方解。 缘谓机缘。 所铨之理。 是一经之主。 故名为宗。 离言说相。 故曰超言。 能铨之教。 虽有广略。 所铨之理。 则无增减。 本自圆融。 平等显现。 故云性圆通等。 《小钞》云。 广略随缘者。 《依起信》云。 或有众生。 以自力广闻而取解。 亦以自力少闻而多解。 又或因广论而得解。 复以少文摄多义能取解故。 《会要》云。 宗谓宗旨。 此所铨之性宗,在广部铨量非增。 在略部铨量非减。 一皆圆满融通也。 般若心经者。 实谓曜分衢之高炬。 济苦海之迅航。 拯物导迷。 莫斯为最。 【注】《显正记》云。 实谓者。 指定之辞。 衢谓衢路。 昏衢喻二障。 即生死因。 苦海即生死果。 三界有情。 常居苦趣。 飘沉生死。 不证菩提者。 靡不由此。 二障者。 一,名烦恼障。 体即根随。 二,名所知障。 体即无明。 《金刚疏》云。 烦恼障障心。 心不解脱。 所知障障慧。 慧不解脱。 既是有情生死根本。 又能障翳无生理智。 其犹昏暗衢路。 履即颠坠。 故以为喻。 高炬即火炬。 喻般若也。 谓若能依此经发深妙慧。 了心本寂。 见法元空。 然后悲智兼修。 自他俱运。 泯取舍。 亡顺违。 则二障潜祛。 三空可契。 犹火炬高照。 昏衢顿明。 迅航亦喻般若。 苦即分段,变异,二种生死。 由上二障之所感。 故二死苦相。 无有边际。 喻之苦海。 然三界无定。 靡不皆苦。 众生妄计为乐。 以智观之。 有何可乐。 故我大圣由悲愿力。 特演斯典。 济救有情。 使登般若之智航。 度竛竮之苦海。 物谓物机。 迷为迷惑。 显此经决能引导迷者。 拯接物机。 离二障昏暗之衢。 践智慧坦明之道。 则涅槃高岸。 尚可即登。 生死微波。 何疑不度。 《连珠记》云。 昏衢苦海。 以喻有情奔驰生死。 无智慧明。 五苦八苦。 不得边底也。 高炬迅航。 以况斯经。 三无相慧。 拯接物机。 导引迷徒。 群修多罗。 莫比斯最。 《会要》云。 昏衢高炬者。 如《仁王经》以般若喻于摩尼大宝。 体具众德。 乃至云。 若于暗夜。 置高床上。 光照天地。 明如日出。 苦海迅航者。 则般若独能为舟也。 若以六度共为舟。 则施为船底。 戒为船帮。 忍如板。 进如欋。 定如坠石。 慧如艄人也。 然则般若以神鉴为体。 波罗蜜多以到彼岸为功。 心显要妙所归。 经乃贯穿言教。 从法就喻。 诠旨为目。 故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注】《显正记》云。 般若此云智慧。 神名不测。 鉴谓鉴照。 体即性也。 此智虽不可测。 而性常鉴照。 故云以神鉴为体也。 波罗蜜多者。 显此智有离此到彼之功心显等者。 以人心藏。 是一身所归。 要尽微妙之处。 喻此略本。 是彼广部之要也。 经乃等者。 法喻并彰也。 以经能持义喻线能贯华。 显不散失故。 此经则是能持义理之言教。 故曰经乃贯穿等。 法即所喻。 谓般若等。 心是能喻。 铨谓能铨。 即经之一字。 旨谓所铨旨趣。 即上法喻等。 是乃法喻能所合为此经题目。 故总结云从法就喻等。 《会要》云。 依起信中。 般若体也。 此体灵明。 本自神解。 故云谓心体离念离念相者。 等虚空界。 无所不遍。 又云有大智慧光明义等。 若始觉。 般若用也。 《无知论》曰。 般若可虚而照。 真谛可亡而知。 万动可即而静。 圣应可无而为。 皆神妙也。 今通铨二种。 则实相属本。 观照属始也。 《连珠记》云。 肇公曰。 然则智有穷幽之鉴。 而无知焉。 神有应会之用。 而无虑焉。 神无虑。 故能独王于世表。 智无知。 故能玄照于事外。 般若无知。 无所不知。 则观照实相也。 谓漉人天龙。 渡生死海。 置涅槃岸。 乃斯妙慧之功用也。 前已广叙所铨之经。 此特显能铨文字般若。 略能摄广是六百卷。 中之要妙。 言是般若部中之心。 如人心藏。 是一身之要也。 心乃喻焉。 心经为铨。 般若为旨。 结为题目矣。

次の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_360百科

般若心经

全称摩诃,略称般若心经、心经。 通行版为译。 这部经在佛教三藏中的地位殊胜,就相当于释迦牟尼佛的心脏一样。 收于大正藏第八册。 心(梵hrdaya ),指心脏,含有精要、心髓等意。 全经举出五蕴、三科、十二因缘、四谛等法以总述诸法皆空之理。 智慧也。 波罗蜜。 到彼岸也。 言此经乃定心之径路也。 此经以单法为名。 实相为体。 观照为宗。 度苦为用。 大乘为教相。 此五者。 经中所说之旨也。 单法者。 即般若波罗蜜多也。 实相者。 即诸法空相也。 观照者。 即照见五蕴皆空妄也。 度苦者。 即度一切业报苦厄也。 大乘者。 即菩萨所行甚深般若也。 六祖慧能对清净心的概述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 (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 何期自性,本不生灭。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何期自性,本无动摇。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译本类型 中国历史上,至为止,可考的至少有11次汉译,现存9本。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虽然各个译本不同,但其各自所说的内容基本一致,理义没有差别,文字上虽有不同。 但其所表述之义理是一致的。 和唐代窥基大师的版本一致,可见中国人由于战乱等原因,几百年甚至千年来流传的般若心经,都遗漏了2个字。 玄奘译本 ,行深波罗蜜多时。 照见,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菩提萨埵,依般若多故,,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受想 行识, 亦复 如是。 能除 一切 苦, 真实 不虚。 舍利弗,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 何以故?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如是。 舍利弗,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空法,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菩萨依般若波罗蜜故,心无挂碍。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离颠倒梦想苦恼,究竟涅盘。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故。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是大明咒、无上明咒、无等等明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咒。 佛法是伟大的,《心经》是篇真正教人觉悟的文章。 自由自在的菩萨用般若智慧言传身教众生,依靠自心的心灵智慧,从烦恼生死的这一边到达安乐解脱的那一边。 世间万像等同于空性,得到的、希望的、作为的、知道的、终究都会是空性。 各种相状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所以说宇宙中其实是什么东西都由各种条件组合而成,一切的相都是一时的组合,不是永久不变,所以叫无常。 我们的享受、我们的欲望、我们的作为、我们的明了、和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尝到的、触摸到的、感觉到的、一切都是虚妄想法造作的。 没有距离,没有意识,没有不明了的,也没有能明了的。 以至于没有死也没有不死。 没有什么办法让得到的存在的东西永恒,所以没有什么可以真正拥有。 不要在乎那些虚妄的受想行识,得失荣辱。 心里没有思念顾虑才能会轻松解脱,放下一切才会没有恐慌惧怕,远离非份不实际的幻想,才会终究没有烦恼生死得到安乐解脱。 同时应当把自心始终放在这样的境界中。 才会得到最高的、平等的、真正的觉悟。 回向偈.

次の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般若心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清雍正刻本 《》共有九部: 《放光般若》、《光明般若》、《道行般若》、《胜天般若》、《胜天王般若》、《文殊问般若》、《金刚般若》、《》、《》。 按学者黄家树(2000)的说法,《般若心经》及诸部般若,为在二转无相法轮时所宣说,乃佛法中之深法。 在藏传的经论中经常提到:「佛说中,般若法门最为殊胜。 」《般若经》的内涵以为主,透过对空性的了解能断除烦恼障而得到小乘的,即声闻及独觉的菩提果位;也能够透过对空性的认识,再加上福德资粮的圆满,能彻底断除所知障而获得大乘的,即无上的菩提果位。 《多心经》即是《》的心髓,全部般若的精义皆设于此经,故名为《心经》。 此经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 可谓言简而义丰, 词寡而旨深。 古来认为读此经可以了解般若经类的基本精神。 该经曾有过七种汉译本。 较为有名的是后秦所译的《》和唐朝所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注三],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注四],照见五蕴皆空[注五],度一切苦厄[注六]。 舍利子[注七],色不异空[注八],空不异色[注九],,,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注十]。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注十一]。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注十二],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注十三],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注十四],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注十五]。 无苦集灭道[注十六], 无智亦无得[注十七],以无所得故。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注十八]。 三世诸佛,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注十九]。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 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注二十]。 故说,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注二十一]。 下面六重为欲界。 是中众生, 虽然有色欲等, 但已经不必非有"物质基础"了。 至于那上面的四层属于无色界。 就佛教说, 可以认为涅槃境界是一种比喻的说法, 它仅指超出生死轮回世间, 摆脱人生有限性和相对性。 以传统说法, 指的是因修道而超出三界的圣人, 他已经处于一种不生不灭的状态, 获得了不受垢染, 永远安乐的寂灭之体。 经与律记录了所说的大法, 经为佛教真理的显示, 律为佛教的禁则及规矩, 而论藏是佛和弟子们讲论其教义的记录, 三藏的内容包含了戒、定、慧三学。 玄奘为唐代僧人, 俗姓陈祎,河南洛阳偃师人, 幼年家贫, 十三岁出家, 十五岁已因聪慧而闻名, 二十一岁受具足戒, 此前已经博通经论。 贞观三年(629)长安因发生饥荒, 朝廷许百姓出城就食, 他就趁机潜往西域, 传说到罽宾国是道路更为险恶, 虎豹横行, 他只得在一洞内打坐, 天快亮时, 见一老僧, 头面疮痍, 身被脓血, 盘脚静坐。 玄奘上前施礼求问, 老僧即授之以此心经一卷, 说一旦朗诵则山川平易, 虎豹不能为害,鬼魅不能作祟, 于是玄奘继续往西前行, 最终到达中印度的摩揭陀国王舍城, 在当时东方最负胜名的广学佛教经论, 成为了中外称誉的"大乘天"。 玄奘回国时, 带回了大小乘经律论共500多帙,600余部。 其中便有这部《心经》。 他晚年主要住持长安, 主要从事译经。 65岁时寂化, 葬于。 说到这种功夫, 是一步一步由浅而深地达到的; 先是初发心, 行观照审察, 这就要求自心常在, 要扫除妄念,专住佛境, 眼只见佛色; 耳只闻佛声; 身只对佛境, 这样才能发见真心。 但这也只是浅近功夫, 进一步则要求在心得自然之后, 又能在无意中作意念守持, 不为外界所牵动。 知道所谓心想, 无非是妄想攀缘影子。 无论是能知所知, 都在根本上是不存在的, 从其本性来说, 它们既是空是假, 又非空非假, 是有是无, 又非有非无。 不仅外面的世界如此, 内心的妄情何尝不是如此呢?一切爱恨种子、习气烦恼也都是幻化不实的。 于是起先要用意念来克服的心, 现在就是不用心意守护也达到了空。 一旦境也空, 心也空, 心境两忘, 便升入了一个新的阶次。 更进一步, 连此境界也可以抛弃, 便可以达到能空的心和所空的境都已经扬弃, 这样的功夫达到纯熟而转深, 再勇猛精进, 便可以最终使一切人为的妄念消除, 生出妙智妙慧, 达于涅槃彼岸。 对于人的感觉来说, 形质之色包括了地水火风等四大, 一切有坚湿暖动性质的东西。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因修习了般若法门, 功夫深久, 生出了妙智妙慧, 于黑暗中也有光明照耀, 因则能够洞见一切诸法均为不实在, 均为虚假。 懂得了众生的五蕴对于菩萨的真心是有掩盖障蔽而使其昏昧的功能的。 也可以说就是前面说到的一切有形有相的有质碍的东西, 简言之, 一切物质形态。 空是绝对的相待性。 而相待性是世界的真相, 是它的依止。 世间一切事物无不具有相待性, 从这个意义上说, 无不依止于相待性, 离却相待, 也就是离却了"空", 事物就会堕入虚无, 堕入真正的无根无据无着落。 色身借四大和合而成, 自体就是空, 本来就含有相对性。 不仅如此, 世间的什么事物又不是假借因缘而成的呢?就其相待性, 依赖性而言, 本来就是假, 就是幻。 而只是因为凡夫迷昧真性, 以假为实, 执色身为我所有, 于是起惑造业, 违背真心, 贪恋物质利养, 以为自己的一切可以安享百年而不坏, 殊不知人生犹如风中的烛, 犹如深秋枯树上的一片叶, 不定何时就会熄灭, 何时就会飘落, 哪里能够自恃呢?我们由四大所成的身体, 不过是假缘暂住, 给人一种虚幻的实在性而已。 此句既是佛祖广释般若法真谛的开端, 更是佛教八万四千法门的要义。 [注十]色即是空, 此处菩萨又反复再说了达色性是空, 真空即是色的道理。 空性并不是兀突突的空, 它是要落实在色的相对性中间的。 色也并不是毫无依据的荒谬的世间事物, 它们自身就包含了作为世界本质的真性, 也即是空性。 没有空, 也就没有安立色的去处。 诸佛菩萨, 在时说空, 有时说色说有, 这是因为在一切诸法当中, 色与空是相互通达的圆融而同一的。 就空性至极言, 世间无一色不空; 就空性也要发用流行言, 无有一色不显真性。 空与色是两极, 但又是包含着对方的两极。 世间无一物不空, 世间也无一物不有。 修佛的人, 关键是不要执迷于任何一工侧面, 不要偏于任何一极, 既不执于空相, 也不执于色相。 一旦明了般若妙法, 无妄想心, 就不会有生有灭, 也就无需乎求离苦, 也就没有度脱苦厄一说了。 凡夫未破烦恼, 未除贪嗔, 生出了我执与法执的偏见, 这就是垢秽; 二乘修习者已断烦恼, 无离贪嗔, 能证人空, 名为清净; 凡夫染于有漏的恶缘, 名为垢; 圣人熏修无漏的善缘, 名为净。 然而他们的垢净只有其名, 究其本体言, 根本无所谓垢与净, 所存在的只是空而已。 空是既不可谓净, 也不可谓垢的。 凡夫若一念头不觉, 生出妄心便是垢; 圣人了达空性实相, 不受拘于五蕴, 不受诸法色相影响, 则是净。 但只有圣人才能把本来的心显示出来, 不为事事物物所遮掩。 从极的角度看, 本有的心量并非修行而有, 而是修行而显, 所以说心量不会因为觉悟而增另加一分, 也不会因为迷妄而减去一分。 凡夫似乎心量狭小, 但那只是因为五蕴蔽障, 六尘牵缠束缚, 不能修行观照, 所以才会有真心隐没不显。 无论凡夫, 无论圣人, 佛性本有, 真心俱在, 人为地增一分或减一分都是不可能的。 生灭垢净增减, 都是从生的情见妄分别所致, 这也就是苦厄, 所以佛在此教诫, 只有了达心性本来是空, 一切善恶凡圣诸法都是而生, 其体性原本寂然, 没有任何分别想量的必要。 总之,十二因缘中的各个环节,是互为因果的,人类之所以陷于悲剧,人类的痛苦所以没有终了之时,都由于它的桎梏。 缘觉罗汉悟得生死转回的苦趣能够逆观老死苦的境界以生为因,生以有为因,有以取为因,取以爱为因,爱以受为因,受以触为因,触以六处为因,六处以名色为因,名色以识为因,识以行为因,行以无明为因,而无明以真空妙性为体,本来是虚妄。 若能返妄归真,返本还灭,便无明灭,由无明灭,便有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也都随之而灭。 缘觉罗汉认为十二因缘为实有,便用功去消灭它;而大乘菩萨以般若妙慧观照这一境界,以为其未必是实在之体,应视同大虚空一般,因此说到底,凡夫流转于十二因缘中也属一种假说,从根本上看,仍是虚妄。 只要达到了悟真实,扫除一切执著,把握因缘起而性空的谛义,也就空除了十二因缘。 这才是大乘法门。 因此才会悲心大振,无意于摆脱个人的十二因缘桎梏,而是投入世间,上行下化。 不度空地狱,誓不成佛。 世间的快乐,说到底也仍是苦,正所谓"乐是苦因"。 众生因贪欲而造罪,招集众多苦报,所以苦集二谛是世间法,又是有漏因果,集是苦因,苦是集果。 明白了这种烦恼业因的来源,自然就会思量厌离苦恼,并因此而行动起来,修善止恶,断灭集的苦因。 二乘菩萨修行六度法门,上求法于诸佛,下普化众生,自己修行得利益,又以利益泽润他人。 所以能如此,都因为以智慧为第一,有智慧,也便能够彻上彻下,自己得真空大智,又能教益众生,使除惑生慧。 在凡夫看来,入了菩萨阶次,功行很大,智慧非凡,已经很了不得;但在菩萨本人看来,这不过是还了本来面目,并没有什么智慧可言。 其实,什么也没有证得,不过是回归本来寂寥而已。 因为真心本来空寂,在般若真体当中,一念圆融,本来没有修习的事,因此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证得。 所以不见有知的大智,也就没有所证的,若是以有所得的心去求,就已经不是真空。 知而无知,才是真知;得而无得,才是真得。 所以归结为"无智亦无得"。 换言之,人人皆有本觉真心,智慧本然,不假修行。 只要不起妄念,不作分别,也就复了本性和真心,就能返观自性本空,除去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等智慧之障。 障碍一除,本心显露,一切世间的空性、真如性了了分明。 先释涅槃,涅槃为音译,梵文名Nirvana。 灭者,灭生死因果之义也。 灭度者,灭生死之因果,度生死之瀑流也。 是灭即度。 寂灭者,有无为空寂安稳之义也。 灭者,生死之大患灭,不生者,生死之苦果不生也;无为者,无惑业因缘之造作也;安乐者,安稳快乐也;解脱者,离众果也。 云涅盘音,正也。...... 秦言无为,亦名度。 无为者,取于虚无寂寞,妙灭绝于有为。 灭度者,言其大患永灭,超流四度。 有余涅槃生死惑业已尽,但有漏身所依之苦果尚存;相对之无余涅槃,谓更灭依身之苦果而无所余也。 究竟涅槃是大灭度,大,谓其法身清净圆满,普遍显现于一切方所。 菩萨依照般若法门修行,观照真实,最终达到人空、法空、空空,三障尽除。 人空则境空,境因心有,境依人而立,人尚不得,何来依人的境?勉强地说,无人之境本来寂寥,荡然无存,仍然是空;从法空一面说,观境自然不见境,境不妨碍妙智,观心也不见心,惑不碍心,心境两空,于是心中没有任何牵挂滞碍,也就不致生出惊恐,没有死的怖畏,既已断尽恶因缘,心便常定不乱,远离七颠八倒,昏烦扰乱和幻妄,得解脱,得通达,证,得究竟涅槃。 无上正等正觉就是圆极佛果,自在菩提。 只有佛陀三智圆明,五眼洞照,始觉与本觉合而为一,能转生死为涅槃,化烦恼为菩提。 总之,诸佛也是依赖般若法才得到菩提智果的。 佛教认为,不断地念咒,就会受到这语言的熏习,便是一种熏修,不知不觉中就受到了教化。 这里说佛陀以慈悲心说显密法,以法味熏习一切众生,愿他们如同佛一样也得正觉,在潜移默化中超凡入圣。 修般若法,能破色法心法,无牵无挂,不但明心见性,并可以径此证佛果,尽除一切众生所受的苦厄灾难。 只要默诵此密咒,就在不觉不知的状态下超凡入圣,所以才说,此咒即般若,而般若即是咒。 观心法门在初下手时,必先放下一切妄想杂念、心身世界,直下回光观看自己当下的心念,这时定觉妄念忽生忽灭,奔驰不停,要既不随逐流浪,也不著意遣除,因妄念本空,原是无可遣除的。 久观纯熟,妄想分别便能逐步歇落,达于空寂。 菩萨以上求佛道、下化众生、自觉觉他为行愿,功行圆满,便成为福慧具足的佛陀。 凡眼、耳、鼻、舌、身五根,色、声、香、味、触五尘,以及宇宙间一切物质现象,都属色法,因为是有形色、质碍之物。 这四者都是心。 五蕴之性虽空,但体即真空,譬如波相虽幻,但体即是水,水与波是不一不异。 即依此般若渡船,渡过生死苦海,到达涅槃彼岸。 如果照见五蕴皆空,那么自性大光明宝藏,便全体现前了。 据文献报导,在现代科学领域里,已以实验表明微观粒子不仅具有颗粒性,并具有波动性(如无线电波)。 但这些仅是从物质世界方面,说明缘起性空,变幻无穷的情况,藉此作为比喻。 这三者是现在因。 这二者是未来果。 所以这十二因缘,包含著三世因果的道理,总不离惑、业、苦三道。 凡夫是顺生死流,即从无明缘行,行缘识,顺次相缘,以至老死,是流转门。 缘觉从十二因缘悟道,知生死根本在无明,故首先灭去它。 缘觉观察十二因缘流转,还灭二门,了脱生死,而证辟支佛果。 (辟支译为缘觉或独觉。 ) [1] 今菩萨以般若观照,一切皆空。 在真空实相中,不但凡夫所执之蕴、触、界,皆不可得,即缘觉所观的十二因缘法,声闻所观的四谛法,亦皆不可得;乃至菩萨六度,其能证的智慧与所得的理体,亦皆说无,即都不可执著,都归于空。 若执著有智有得,仍不离法执、法见,仍有挂碍而非究竟。 总之,自凡夫以至菩萨,自五蕴以及智与得,都不可取著,因诸法本空,无所得故。 这正说明,此经是大乘法门,不仅破凡夫我执之病,并破二乘法执之病,乃至无智亦无得。 修行到这一境界,寂照现前,了知本无生死可断,亦无涅槃可证,我法二空,一切无著,便证入大自在之境了。 ) [1].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