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 束。 辛睿恩

當胡辛束的人類失戀計劃遇見RELX悅刻0焦油體驗官

辛 束

加個零 十O 一開口說話,胡辛束的低沈嗓音會一下子戳破你對一個「販賣少女心」維生的網紅想像,接著乾脆俐落甚至有點豪邁的發言,會讓你更難把她跟少女心連結在一起,但她的「辛里有束」公眾號,以圍繞年輕女性生活的話題,確實成功收割了一群 16-25 歲的女性粉絲,現在追蹤人數已到了 73 萬,一個月平均可產 10-15 篇軟文(我們俗稱的業配),一篇價碼約在 60,000 元人民幣(約台幣 26 萬元),假設以 10 篇來算,一個月也保底進帳 260 萬台幣。 對於靠內容賺錢,她不避諱,甚至覺得這件事很酷。 2016 年她在北京成立了同名公司,開始從一名單純的創作者晉升為管理人。 問她為什麼會想成立公司,「忙不過來了,」胡辛束回答得很爽快,「那時候的我過勞,肥到再繼續下去就要得脂肪肝的地步。 」不過成立新團隊後,騰出點腦袋和精力的她,又把目光放到了線下,先後嘗試了與品牌主合作的實體活動,像是「回憶釋放博物館」還有「救色主 500 色口紅展」等,都獲得了不錯的迴響,幾檔活動下來,胡辛束的團隊發現了其中的樂趣,也發覺其實粉絲更喜歡到線下來參與活動,因而促成了胡辛束的二次創業:線下手搖飲料店杯歡製茶。 人的傾訴欲讓她隨時掌握用戶的需求 從過去單一的、點狀式的活動,變成線型長期的實體店,胡辛束說開一家奶茶店一直是她的夢想,所以當手上有了錢,她就想趁著年輕,賭一次。 」 辛里有束 不過,杯歡製茶還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才能回本,淘寶店講究原創、不拘品類的背後,代表每一次產品設計、生產都要投入大量成本重新摸索,這些像單點打游擊似的業務擴展,到底有什麼意義?「做廣告的天花板一直都在,」胡心束說儘管離觸頂還有一段距離,「但你是能估算出每個月最大入帳額度有多少的。 」所以不管是杯歡製茶,還是辛里有束小賣部,都是為了盡量提高天花板,摸索、創造更多可能性的途徑。 當賺錢容易了,然後呢? 但另一方面,這對胡辛束來說也是適應事業快速擴張的一個緩衝劑,「避免價值觀因為賺錢賺得太快而扭曲、失衡」看起來是個奢侈的煩惱,但對她而言卻很迫切,「因為我們的東西是給用戶看的,如果你無法了解用戶的喜好和他們的感受,就會喪失最開始的感覺。 」 在她看來,自媒體相對其他行業,賺錢很容易,除了時間成本外,幾乎沒有其他的消耗,但實體店不一樣,「我從來沒有做過有成本的事情,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看到錢是一塊一塊賺進來的時候,它是另外一種感覺。 」大概是為了產出貼近用戶的內容,要多食點人間煙火的意思。 雖然現在的業務版圖各自獨立,還看不出什麼完整的輪廓,但這些東西兜在一起,能不能從一個個點,連成線、成面,在胡辛束手上做成一個內容創業的新模型,去突破產業既有的邊界和天花板?這件事還有待時間來驗證。 最後,以胡辛束一年一個新角色的節奏來看,我們好奇問了下一個想嘗試的模式會是什麼?「我還不清楚,」又是那個乾脆的胡辛束,「未來的模式,我未來才知道。 」 (本文出自).

次の

有人知道胡辛束吗

辛 束

字號: 一次掀起極致感官的體驗,回望那些戀時繽紛璀璨,失之空白,最終只剩下從鼻腔裏飄散出的白色氣體在天空中旋繞。 標點符號也被賦予了情緒,正如同失戀人的內心,仿佛超脫出宇宙的星系,點滴中情緒的波動,都引發這內心的悸動。 在這個酷爽的秋日,胡辛束攜手RELX悅刻打造人類失戀計劃,一場無法定義的失戀之旅,味覺感官充溢全場,引領人們邂逅一場驚艷絕倫的感官盛宴。 跨界詮釋失戀情緒,胡辛束聯名RELX悅刻發佈聯名限定禮盒 當戀愛的曲目戛然而止,無盡的空虛將人們的生活充斥,空氣中的每絲氣息都被賦予了消極情緒,不禁使人沉浸其中。 這些帶著故事而來的呼吸,一口一口將生活中的悲歡飲盡,最終沉浸在城市的每個角落。 今秋,胡辛束聯名RELX悅刻攜手打造了合作限量款「人類失戀計劃 PROJECT X」電子煙。 本次聯名限量款已在天貓官方旗艦店及辛裏有束小賣部獨家發售。 胡辛束聯名RELX悅刻攜手打造了合作限量款「人類失戀計劃 PROJECT X」電子煙 精緻無限的創意,變幻無窮的口味;細膩優雅的電光,情緒細膩的內心,人們將內心深處的酸澀及清涼視為一種情緒的輸出。 每一款都由單一迷人的香調開場,隨之多重非凡材質逐一登場,傾灑間,令人心醉神迷。 失戀乃人間常事,畢竟很多東西都是有時間限的,就像一個煙彈抽完了,要換下一個。 那些圓潤溫厚及層次分明的口感,釋放出柔美與交錯的雙重特質。 失戀,一個可大膽可內斂的情緒,激起各種奇妙的感官享受。 如果你也是貪戀情緒的愛煙之人,何不選擇一款健康換彈式霧化煙,體驗被它征服,亦征服它的情感之旅。 責任編輯:袁丹華.

次の

月賺 260 萬、坐擁 73 萬粉絲!從創作者晉升為老闆,胡辛束怎麼紅的?

辛 束

加個零 十O 一開口說話,胡辛束的低沈嗓音會一下子戳破你對一個「販賣少女心」維生的網紅想像,接著乾脆俐落甚至有點豪邁的發言,會讓你更難把她跟少女心連結在一起,但她的「辛里有束」公眾號,以圍繞年輕女性生活的話題,確實成功收割了一群 16-25 歲的女性粉絲,現在追蹤人數已到了 73 萬,一個月平均可產 10-15 篇軟文(我們俗稱的業配),一篇價碼約在 60,000 元人民幣(約台幣 26 萬元),假設以 10 篇來算,一個月也保底進帳 260 萬台幣。 對於靠內容賺錢,她不避諱,甚至覺得這件事很酷。 2016 年她在北京成立了同名公司,開始從一名單純的創作者晉升為管理人。 問她為什麼會想成立公司,「忙不過來了,」胡辛束回答得很爽快,「那時候的我過勞,肥到再繼續下去就要得脂肪肝的地步。 」不過成立新團隊後,騰出點腦袋和精力的她,又把目光放到了線下,先後嘗試了與品牌主合作的實體活動,像是「回憶釋放博物館」還有「救色主 500 色口紅展」等,都獲得了不錯的迴響,幾檔活動下來,胡辛束的團隊發現了其中的樂趣,也發覺其實粉絲更喜歡到線下來參與活動,因而促成了胡辛束的二次創業:線下手搖飲料店杯歡製茶。 人的傾訴欲讓她隨時掌握用戶的需求 從過去單一的、點狀式的活動,變成線型長期的實體店,胡辛束說開一家奶茶店一直是她的夢想,所以當手上有了錢,她就想趁著年輕,賭一次。 」 辛里有束 不過,杯歡製茶還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才能回本,淘寶店講究原創、不拘品類的背後,代表每一次產品設計、生產都要投入大量成本重新摸索,這些像單點打游擊似的業務擴展,到底有什麼意義?「做廣告的天花板一直都在,」胡心束說儘管離觸頂還有一段距離,「但你是能估算出每個月最大入帳額度有多少的。 」所以不管是杯歡製茶,還是辛里有束小賣部,都是為了盡量提高天花板,摸索、創造更多可能性的途徑。 當賺錢容易了,然後呢? 但另一方面,這對胡辛束來說也是適應事業快速擴張的一個緩衝劑,「避免價值觀因為賺錢賺得太快而扭曲、失衡」看起來是個奢侈的煩惱,但對她而言卻很迫切,「因為我們的東西是給用戶看的,如果你無法了解用戶的喜好和他們的感受,就會喪失最開始的感覺。 」 在她看來,自媒體相對其他行業,賺錢很容易,除了時間成本外,幾乎沒有其他的消耗,但實體店不一樣,「我從來沒有做過有成本的事情,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看到錢是一塊一塊賺進來的時候,它是另外一種感覺。 」大概是為了產出貼近用戶的內容,要多食點人間煙火的意思。 雖然現在的業務版圖各自獨立,還看不出什麼完整的輪廓,但這些東西兜在一起,能不能從一個個點,連成線、成面,在胡辛束手上做成一個內容創業的新模型,去突破產業既有的邊界和天花板?這件事還有待時間來驗證。 最後,以胡辛束一年一個新角色的節奏來看,我們好奇問了下一個想嘗試的模式會是什麼?「我還不清楚,」又是那個乾脆的胡辛束,「未來的模式,我未來才知道。 」 (本文出自).

次の